王书金案重审仍是死刑!新认定强奸杀害人数增1人与聂树斌案无关

这里是广告

2020年11月24日,河北省邯郸市中级人民法院对最高人民法院发回重新审理的被告人王书金故意杀人、强奸案进行公开宣判。

邯郸市中级人民法院经审理查明,被告人王书金于1993年11月29日强奸并杀害被害人张某芬、1994年11月21日强奸并杀害被害人刘某某、1995年农历八月初的一天强奸并杀害被害人张某芳、1995年农历七月下旬的一天强奸被害人贾某某后杀害未遂。

邯郸市中级人民法院认为,被告人王书金故意非法剥夺他人生命,致三人死亡;以暴力胁迫手段强奸妇女,其行为构成故意杀人罪、强奸罪,应依法数罪并罚。王书金犯罪动机卑劣,犯罪情节及后果均特别严重,社会危害极大,虽有自首情节,亦不足以对其从轻处罚。王书金的犯罪行为给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造成的经济损失,应当予以赔偿。遂以被告人王书金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犯强奸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剥夺政治权利五年,决定执行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同时对附带民事部分依法作出判决。

王书金律师介绍,本次新的证据是指之前未被认定的1993年张某芬遇害案,原本认定的强奸3人、杀害2人的犯罪行为变成认定强奸4人、杀害3人。王书金一直主张的自己是聂树斌案真凶此次仍未得到认定。

澎湃新闻从王书金代理律师朱爱民处获悉,此次法院仍未认定王书金系石家庄玉米地案真凶,王书金将上诉。

另外,针对此前该案被害人之一的张某芬方提出的附带民事诉讼,法院判决,对于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所提的丧葬费予以支持;所提的被扶养人生活费、死亡赔偿金均不属于附带民事赔偿范围,不予支持;所提误工费、交通费等因无证据不予支持。法院判处王书金赔偿民事诉讼元该人经济损失37887.5元。张某芬方代理律师胡胜利和张某芬家属向澎湃新闻表示,不满赔偿金额,将就这一部分提出上诉。

邯郸市中级人民法院经审理查明:被告人王书金于1993年11月29日强奸并杀害被害人张某芬、1994年11月21日强奸并杀害被害人刘某某、1995年农历八月初的一天强奸并杀害被害人张某芳、1995年农历七月下旬的一天强奸被害人贾某某后杀害未遂。邯郸市中级人民法院认为,被告人王书金故意非法剥夺他人生命,致三人死亡;以暴力胁迫手段强奸妇女,其行为构成故意杀人罪、强奸罪,应依法数罪并罚。

法院表明,王书金犯罪动机卑劣,犯罪情节及后果均特别严重,社会危害极大,虽有自首情节,亦不足以对其从轻处罚。王书金的犯罪行为给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造成的经济损失,应当予以赔偿。遂以被告人王书金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犯强奸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剥夺政治权利五年,决定执行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同时对附带民事部分依法作出判决。

11月20日,备受关注的王书金案在邯郸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澎湃新闻从受害人张某芬代理律师胡胜利处了解到,在此次庭审中,王书金再次表示自己为“聂树斌”案真凶,公诉人表示不予认定。

胡胜利透露,庭审中,对于王书金称自己为“聂树斌”案真凶一说,公诉人主要提出以下几方面的意见:王书金供述被害人所穿衣物与实际不符;被害人尸体身高与王书金所形容的不符;另公诉人指出,这一案子除了王书金的供述外,无其他证据。此外,公诉人提到,案发时王书金就在案发附近打工,尸体被发现的时候有很多人围观,王书金也有可能在现场,也存在该案遇害者康女士遇害时,王书金在现场的可能,所以供述将该案揽在自己身上。“这是检察院的核心观点。”胡胜利表示。

1994年8月,石家庄市西郊一块玉米地里发生一起强奸杀人案,聂树斌被认定为凶手,并于次年5月被执行死刑。聂树斌死后的近十年之后,2005年1月,曾犯下多起强奸杀人案的王书金在河南落网,随即主动供述自己是石家庄西郊玉米地强奸杀人案的真凶。

2016年12月2日,最高人民法院第二巡回法庭对原审被告人聂树斌故意杀人、强奸妇女再审案公开宣判,宣告撤销原审判决,改判聂树斌无罪。2017年3月30日,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寄送国家赔偿决定书,赔偿聂树斌家属268万余元。

王书金归案后,一直坚称自己是聂树斌案背后凶案的真凶。

这里是广告,联系